学员驾校内倒车撞死自己教练,5年前的教练车事故引发官司一串
分类:汽车新闻

8月18日上午,由陆川县法院执行局以及法警大队等一行组成的执行小组到陆川县古城镇盘龙街成功扣押了桂KD1××学教练车一辆。这事要从5年前发生在陆川的一起教练车事故说起,其中的过程颇为复杂,引发的官司是一连串——

图片 1

在泗阳一家驾校内,学员林某在练习倒车入库时,误踩油门,将在车旁教学的教练李某撞伤致死。根据相关规定,李某的意外死亡无法要求林某承担责任,驾校在赔偿了教练李某亲属70万元后,将承保教练车的保险公司告上法庭,保险公司认为,学员属于无证驾驶,保险公司只负责垫付抢救费。日前,泗阳法院支持了保险公司的观点,驳回驾校诉讼请求。

“教练”未随车指导,学员练倒桩出事故撞伤另外两学员

2011年7月24日,毛某无证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刘某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毛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后刘某提起诉讼,要求毛某和保险公司赔偿其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4万余元。

事故回放

2012年5月25日,戚某驾驶桂K60××学号轻型货车在陆川县古城镇盘龙开发区带领廖某泉、廖某旺、廖某雄等人学习机动车驾驶技能。

法院经审理认为,对刘某的损失,应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的部分,再由毛某赔偿,刘某请求的各项损失均未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因此,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毛某不用再赔偿。

学员驾校内倒车撞死自己教练

当天12时,戚某未随车指导,让廖某雄单独驾驶该轻型货车练习倒桩技术时发生事故,造成廖某旺、廖某泉受伤。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刘某30684元。判决生效后,保险公司按判决书确定的期限和金额向刘某作出了赔偿。“按照合同约定或者依照法律规定,我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现法院判决我公司承担责任后依法取得追偿权。”保险公司以此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毛某返还其代垫付的保险赔偿款30684元。

2012年10月,林某参加泗阳某驾校学习课程,由教练员李某负责指导。在练习倒库移库项目时,教练员李某在车下查看倒车情况,并通过手势和语言进行指导。

事情发生后,廖某旺等人才知道他们眼中的“教练”戚某没取得机动车教练证。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戚某未取得机动车教练证、未随车指导造成事故,应承担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

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毛某无有效驾驶证,属于未取得驾驶资格,对于已经垫付的保险赔偿款,保险公司依法取得追偿权。毛某应返还保险公司代为垫付的保险赔偿款30684元。

倒库移库是驾驶学习中有较高难度的一项课程,林某练习了几次仍没有将车顺利地入库。李某要求林某再多加练习,并在旁边亲自教学。心急的林某慌乱中误将油门当成刹车,车辆加速向后冲去,撞上了库中另一辆车,并将在两辆车中间的李某撞伤。经医院治疗多日,李某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共花费医疗费29132元。驾校支付了李某的全部治疗费用,并通过协商,赔偿了李某亲属70万元。

2013年1月4日,廖某旺将戚某及驾校的开办人冯某诉至陆川县法院索要赔偿。官司连打了两场,玉林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保险公司赔偿120000元给廖某旺;戚某赔偿残疾赔偿金、误工费等合计218682.8元给廖某旺;冯某对戚某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此,法院判决:被告毛某返还原告保险公司保险赔偿款30684元。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20条第2款规定:“学员在学习驾驶中有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或造成交通事故的,由教练员承担责任。”因此,教练李某的意外死亡无法要求林某承担责任。

判决生效后,廖某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鉴于冯某对戚某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陆川县法院强制执行了冯某228104.8元,伤者的损失最终得以赔偿。

本案涉及的是保险公司的追偿权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因无证驾驶、醉酒驾驶而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伤残的案件时有发生,所造成的损失则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赔付。

林某驾驶的教练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事故发生时还在保险期间,驾校方在赔偿了李某亲属各项损失后,认为此次事故应该属于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应该承担赔偿责任,故将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支付交强险赔偿金额12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赔偿了伤者20余万,驾校开办人依挂靠协议起诉追偿

交强险保险公司的追偿权,是指保险公司向受害人支付交强险赔偿后,代受害人之位,向侵权人求偿的权利。但不论哪一种追偿权,其宗旨均是为被侵权人提供双重保障,以确保被侵权人的损失得以充分补偿,同时,也不至于由于保险赔付而使侵权人或责任人逃避侵权之责。

庭审焦点

在赔偿完伤者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4481元后,冯某持挂靠协议书将戚某、刘某诉至陆川县法院追偿。提及这事也颇为复杂。

在交强险中,保险公司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即只要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辆发生了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伤亡,保险公司就应该在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而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

近日该案在泗阳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双方对此次事故的事实部分没有争议,但在法庭辩论阶段,驾校方和保险公司对事故责任承担方面产生较大争议。

原来,出事的教练车是挂靠在冯某开办的驾校。

交强险保险公司追偿权的产生

焦点1 学员无证驾驶,保险公司要担责?

2009年1月,冯某与刘某签订了《协议书》,刘某自带车牌号为桂K60××学挂靠冯某个人开办的驾校,经营招生培训汽车驾驶员业务,车辆登记入户为冯某个人经营的驾校名下。协议约定,在刘某经营管理期间,如发生交通事故、意外事故的,由刘某负责,冯某不承担事故责任及经济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出台,弥补了这方面的空缺。《交通损害司法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此次司法解释明确了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享有对侵权人的追偿权。该规定的出台,已经突破了一直以来形成的一般保险赔偿责任理论,对违法情形下造成的损害仍然进行赔偿,主要源于以下因素:一是交强险的功能赋予其公益性和强制性,其目的是为了保障机动车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二是由交通事故侵权人承担最终赔偿责任,以示惩戒,比较符合现行法的精神;三是有利于降低保险公司运营成本,更好地发挥其救济功能。

“事故发生时,教练员李某未在车上,车内只有林某一人,而林某没有取得驾驶资格,属于无证驾驶。根据法律规定,无证驾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财产损失的,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代理人戴某说。

《协议书》签订后,刘某进行了经营招生业务。2011年12月28日,刘某在未征求冯某意见的情况下,与戚某签订了《机动车转让协议书》,将桂K60××学号牌车辆转让给戚某。

交强险保险公司追偿权的对象

驾校代理律师彭某认为,保险公司在承保的时候,已知道承保车辆是教练车。教练车就是让没有驾驶资格的学员通过学习获得合格的驾驶资格,学员在使用教练车练习时,肯定是没有驾驶证的,“保险公司同意对教练车进行承保,应视为放弃对学员学习中无证驾驶致人损害免责的抗辩。”

事后,冯某收取了戚某交来的驾驶员培训管理费用,并将驾校的有关管理事项通过驾校信息平台发送到戚某手机上。因此冯某已事实上接受了K60××学号牌车辆转让给戚某所有。

交强险中保险公司追偿的对象为对保险事故的发生和保险标的损失负有民事赔偿责任的侵权行为人或过错责任第三者,它可以是法人,也可以是自然人。

驾校的理由很坚定:投保车辆是用来驾校教学,事故也是在驾校教学过程中发生的。虽说责任由教练员承担,但教练员也是受害人,驾校在保险公司既然投保了交强险,就有权在赔偿后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

拒不履行法院的判决,“教练”名下的教练车被依法扣押

在司法实践中,交强险追偿权的对象则应为无证驾驶人、无相应驾驶资格驾驶人、醉酒驾驶人、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的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驾驶人。当然,在无证驾驶、无相应驾驶资格驾驶人、醉酒驾驶、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的驾驶人的情况下,车辆的所有人有可能因其管理过错承担相应责任时,也成为交强险被追偿的主体。

而保险公司的代理人戴某认为:“学员属于无证驾驶,这点毋庸置疑。根据规定,驾驶人无证驾驶的,保险公司只负责垫付抢救费,并且有权利向致害人追偿。本案死者的抢救费用驾校方已经给了,保险公司无需垫付。”

该案经陆川县法院审理认为,戚某驾驶该挂靠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并负事故全部责任,戚某是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义务人,冯某承担了交通事故赔偿连带责任后,依据其有关法律规定,冯某在垫付该起事故的赔偿款连带责任后,有权向事故责任人戚某行使追偿权。刘某不对该交通事故承担民事责任,故冯某要求刘某承担其代付的赔偿款等款项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没有合法的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交强险保险公司追偿权的法定情形

彭某反驳:“2012年实施的《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司法解释》中规定,对于醉驾、无证驾驶等情况,保险公司也有赔偿义务。”

最终,陆川县法院作出判决:戚某偿还赔偿款232585.8元及相关利息给冯某。

保险公司行使追偿权仅限于三种法定情形:一是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二是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三是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

焦点2 教练车旁跟随指导算不算“随车”?

经陆川县法院多次督促,戚某都拒不履行判决,案件转入执行程序。

交强险保险公司追偿权的诉讼时效

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在道路上学习机动车驾驶技能应当使用教练车,在教练员的随车指导下进行,与教学无关的人员不得乘坐教练车。”对于教练员李某在车下指导的行为是否属于“随车指导”,双方产生很大分歧。

今年7月5日,陆川县法院执行局向戚某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戚某自通知书送达3日内履行相关赔款义务。但戚某未履行。因此,陆川县法院决定扣押戚某所有注册登记在驾校名下车牌号为桂K88××学、桂KD1××学小型轿车。

《交通损害司法解释》第十八条已作了明确规定“追偿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保险公司实际赔偿之日起计算”,由于追偿权是一种普通的民事权利,同样应适用《民法通则》第135条关于一般诉讼时效的规定,即为2年,规定起算时间为实际赔偿之日即是属于《民法通则》第137条中规定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

“随车指导要求教练员在车上,本案中李某在车下,如果他一直在车上教学,也不会有这起事故的发生。李某违反了道路安全法规,自身存在过错。”保险公司代理人戴某说

8月18日上午,由陆川县法院执行局以及法警大队等一行组成的执行小组到陆川县古城镇盘龙街成功扣押了桂KD1××学教练车一辆,另一辆桂K88××学教练车因不在现场,故未能扣押。

青岛财经日报/青岛财经网(博客,微博)记者 刘瑞东 通讯员 何洁

“教练随车指导要求的是在道路上学习,本案中教学课程是倒库移库,事故发生的地点是驾校的院内场地,故不需要要求教练一定要在车内进行指导。”驾校委托律师彭某立即反驳。

目前,执行工作仍在进行当中。

彭某现场举例指出,在现实教学中,学员在练习倒库移库、坡道起步等项目时,教练员在车下、车旁指导是多年来的行业习惯。大家都普遍认为由教练员在车下、车旁指导效果更好,而且法律也没有明确禁止条款,不让教练员在车下指导,因此,教练员无论在车上还是车下指导学员,都应属于随车指导。

原标题:5年前的教练车事故引发官司一串——受伤学员告“教练”和驾校,驾校跟着起诉“教练”追偿

法院判决

关注驾校中国,提高自己的学车技巧!非常荣幸您能阅读本文~小编不胜荣幸,您的耐心阅读,即使没有赞,也是对小编给予莫大的鼓励!感谢之至~

教练是职务行为驾校担责赔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驾校中国

鉴于双方分歧较大,法官休庭后合议。

根据双方辩论及《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规定,法庭最终认定,教练车在副驾驶室均安装有辅助刹车设施,在遇到突发情况时,教练员可以随时处置,对发生事故起到防范作用。所以,不能因为驾驶培训行业普遍存在教练员车下、车旁指导的情形或者大部分人普遍存在的理解偏差,就认为该行为合法。

本案中,学员林某在教练员未随车指导的情况下单独驾驶车辆发生事故,应视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情形。根据新的司法解释,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但赔偿后享有对侵权人的追偿权。

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教练车发生事故应由教练员承担责任。本案中教练员又属于职务行为,依法应由驾校承担赔偿责任,现驾校方已经赔偿,因此保险公司不必再垫付。

法官遂当庭驳回原告驾校方的诉讼请求。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汽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学员驾校内倒车撞死自己教练,5年前的教练车事故引发官司一串

上一篇: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道路交通安全,继续深入扎实开展 下一篇:逐步推行机动车驾驶员先培训后付费,北京市交通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